<em id="5wp6e"></em>

  1. 中吴网

    • 一键登录:
     ?#19968;?#23494;码
     注册
    文章
    • 帖子
    • 文章
    • 日志
    • 相册
    • 用户
   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

    春节交响乐 ——记者过大年

    2019-2-18 14:21

    摘要: 每年春节,《常州新周刊》记者都会写下自己经历和见证的新年。己亥新春,他们感受到的新年是这样的——谨以这些文字,记录我们与读者共同走过的又一年春节,并向读者朋友拜个晚年,祝新的一年里,您的生活三星献瑞, ...
      一年一度,是光阴前行的年轮。

      每年春节,《常州新周刊》记者都会写下自己经历和见证的新年。己亥新春,他们感受到的新年是这样的——谨以这些文字,记录我们与读者共同走过的又一年春节,并向读者朋友拜个晚年,祝新的一年里,您的生活三星献瑞,四序呈祥,拥有平凡的感动,实现最美的梦想!

      紫禁城里过大年


      北京初八早晨的一场大雪,让刚刚降温的春节?#20351;?#28216;,再?#20301;?#29190;。官方的网上订票通道上,当天的2万多张余票,?#24067;?#34987;抢空。“都是去打卡?#20351;?#38634;景的。现在的?#20351;?#31881;,早已不是到此一游就能满足的,除了刷?#20351;?#30340;春夏秋天,还有各种特展、临展。”借调北京工作一年,先生闲暇多了很多参观古建筑和逛各大博物馆的机会,但难免还会生出不能翘班去看雪中?#20351;?#30340;遗憾。

      好在,大年初六这天我们一家已经去过?#20351;?#20307;验了一回“紫禁城里过大年”的新奇滋味。“紫禁城里过大年”是?#20351;?#20026;己亥春节特别准备的系列活动,也是?#20351;?#21338;物?#33322;?#38498;以来动用文物最多、展览面积最大的一次展览,并第一次最大限度地还原清代?#20351;?#36807;大年的场景。这让很多挤进春节期间每日8万游客大潮的参观者感到与有荣焉,笑称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在宫里过年的普通人。

      虽?#30343;?#20551;刚刚来过?#20351;?#22899;儿对春节的?#20351;?#20043;行仍然充满期待。平日忙于学习的她,寒假里恶补了不少?#20351;?#30340;知识,从《国家宝藏》里介绍的“金瓯永固杯”到《你好呀!?#20351;?#38899;频课里提到的?#20351;?#36208;兽家族”、?#20351;?08个水?#31069;?#22905;都想再看一看、摸一摸。

      显然,?#20351;?#30340;策展者们考虑得更细致。在位于午门的正殿和东西雁翅楼展厅,女儿不仅看到了?#23454;?#26032;年祈福时使用、寓意大清疆土政权永固的“金瓯永固杯”,还看到了现场还原展出的古代最高等级的皇家乐队“中和韶乐”。后者让学钢琴多年却对中国传统音乐知之甚少的?#23601;?#26032;奇不已。

      我和先生因为参观过?#20351;?#22810;次,这次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实景体验。宫殿门口张贴着的各式春联和门神年画、廊庑下悬挂着华美的宫灯、乾清宫丹陛上下树立着高大的天灯和万寿灯……眼前的一切让人彷佛穿越到清代宫廷来过年。

      几乎每到一处,我们一家都要试着读一读宫殿门口挂着的春联。和?#20064;?#22995;家里的不同,?#20351;?#30340;春联看上去有点素,是云龙?#26222;?#30422;了红底所致。字数更是有长有短,短的五字联,如“天地三阳泰,乾坤万国春”,长的有十三字、十四字联,如慈宁宫的“景福集璇宫亿万斯年永登仁寿,?#20173;?#36745;宝殿千八百国莫不尊亲”,?#28526;?#36824;能考考?#26247;洹?/div>

      最让大家期待的实景体验,?#25925;?#20094;清宫前竖起的“天灯”和“万寿灯”。据称,这是?#20351;?#39318;次复原消失近200年的“天灯”和“万寿灯”。眼前复原的万寿灯,高11?#31069;?#39030;部有亭,亭下有云龙挑头,用以悬挂?#23631;?#21487;以想象,当初的楠木雕刻云龙?#39057;聘?#26159;何等精致,而作为清朝早中期过年最盛大的活动之一,“万寿灯”和“天灯”从立到撤,前前后后动用8000多人次,又是何等盛况。


      以上关于“紫禁城里过大年”的体验,都是?#20351;?#31881;自带滤镜的表述。最直接的感想只有一个,那就是“太挤啦!”据说年后北京还有几场大雪,感兴趣的读者不妨趁节后的小淡季,抓住年尾巴,去紫禁城里过大年吧!

      最后借乾隆?#23454;?#30340;诗,“亿万人增亿万寿,太平岁值太平春”,向各位拜个晚年!

      (记者 吴洁)

      县城的人去哪儿了?


      正月初一和汉中老家通微信语音,父亲告诉我,附近的城市广场上的人少了许多。以往过年,特别是正月头几天,这座伫立着唐代佛塔的广场上,常常是人满为患,出门散步的市民、三五成群的小孩、兜售玩具的小贩……

      可今年人去哪里了?

      父亲说,城东新开了一处综合体育场,不仅场地大,还有很多健身器材,吸引了很多人过去。另外,城北的一处荒山,也被改建为景区兼公园,不仅风景美丽,还能站在山头俯瞰全城。这两个新去处,分流了许多人群。

     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便是陪读?#39029;?#20204;的离城返乡。

      进城陪读的兴起也就是近两三年的事。大量的农村孩子离开户口所在地,进入县城学校就读。他们普遍年龄较小,有的甚至才读小学一二年级,所以原本在家务农的?#39029;?#20063;跟着进城,租房、烧饭、接送上下学,开始了漫长的陪读生活。

      我的舅妈也在两年前进了城,她的两个孙女一个读小学,一个念幼儿园。她俩原本该去村小读书,但因为学生减少,村小前些年被关闭,变成了一家养猪场。?#20197;?#21435;看过,当年整洁有序的校园,如今是臭气熏天的猪舍。曾经办过运动会的操场也没了,附近的农民把它辟为菜地,蔬菜和野草一起疯长。

      村小关闭后,村里的孩子都转去了镇中心小学,还有国家下发的免费午?#32479;浴?#20294;没过几年,这些孩子又陆续被?#39029;?#20204;送进了县城,我舅妈也是这样进城陪读的。“人都在把孩子往城里送,我为什么要落后?!”后来听人说,镇中心小学人数骤减,也快要办不下去了。

      但在另一边,县城的学校不断扩容。近两三年,县城?#32676;?#26032;建了城西、城南学校,且都是九年一贯制的公立学校。它们的校园很大,还新聘了大量教师,可每到放学时间,校门口仍是人满为患的景象。

      似乎光有新学校?#20849;还唬?#19981;少?#39029;?#36824;挤破头要让孩子进名校。舅妈也是如此,她托了好几层关系,才让大孙女进了一所老牌名小,当上了插班生。

      舅妈在县?#20146;?#20102;一间房子,空荡荡的屋子里摆着锅碗瓢盆、书桌、床,还有接送孩子用的电动车。她每个月回趟村里,带些米面蔬菜过来,房租则从舅舅外出打工挣的存款里支出。其实在村里,舅妈?#20197;?#23601;盖起了两层小楼,上下十几间房,沙发、电视、席梦思、单独的厨房,一应俱全,但这些现在都派不上用场。

      像舅妈这样的?#39029;?#24456;多,他们带动了县?#20146;?#25151;市场升温,每到开学前后,学校附近几乎一房难求。不仅是租房市场,县城的新房开盘价也是年年攀升,大超市也连开了几家,就连街头的电动车似乎也变得?#23548;凡?#22570;。县城的人越来越多,父亲也有自己的感受,“你看老顾的孩子,西安的工作不干了,回来办个辅导班,他会教个啥啊?#24247;?#26159;报名还要排队呢!”

      不过这些进城读书的孩子和陪读?#39029;?#20204;,大都像无根的飘萍,因为房子、土地、粮食、菜园、亲戚、农合医疗都在村里,每到节假日和农忙时节,他们只能离城返乡。到了春节前后,这种情况更?#29992;?#26174;。正是因为他们人数众多,一旦离开,往日熙熙攘攘的县城,便突然变得安静了许多……

      (记者 刘进)

      男人和女人要不要坐一桌吃饭?

      讲真我们村——武进区雪堰镇圣烈村宋家头,妇女地位不低,我小时候,村子前面小河里的河水?#36141;?#28165;澈,早上六点在小河边码头上淘米准备早饭的,全是男人。

      但是我们村过年的时候,一直是成年男人坐一桌吃饭,女人和孩子坐一桌吃饭。

      据我爸说,我太爷爷当家的时候,家里男女平等,我爷爷的两个姐姐不光都读了书,还到了银行工作,其中一个后来做了行长;我太爷爷去世以后,爷爷的大哥当家,因为他个人的原因,家里平等的风气改了,他竟然不?#24066;?#32769;婆孩子?#29486;?#21507;饭。

      到我爷爷奶奶这一辈,因为奶奶始终在小学教书,而爷爷半生颠沛流离,做过出版社的学?#20581;?#22823;学教员、中学教员,收入?#20849;?#22914;奶奶稳定,他在不工作的时候就?#24863;?#29730;磨起了厨艺,将贫乏岁月里有限的食材做出花来。

      爷爷的厨艺后来传给了我爸,我爸以前经常去我外婆家做饭,我外婆这才同意把我妈嫁给她。在后来的几十年里,我爸一直是家里的主厨,回我妈娘家也是他做饭。

      还记得小时候偷听大人聊天,我们村上我那些堂叔堂伯远房叔叔伯伯站在一起,一边?#31455;献?#19968;边说,下辈子要?#30701;?#20570;个女人。

      日常虽然是这样,但春节期间女人还是比男人?#37327;?#22810;了。

      在那些年的春节,每当我家里请客,就在朝南的门厅里放两张大圆桌,在门厅旁边的那个房间里放一张大圆桌,冷盘、酒水先摆上来,男客就在门厅最中间的那张桌子边坐下,女客和小孩在另外两张桌子边坐下。我爸在厨房间里掌?#31069;?#25105;妈端菜,我两个姑姑在一旁打下手。男客们边聊天边抽烟喝酒,女客吃饭同?#34987;?#25215;担着?#23637;?#23401;子的工作。我表姐吃到一半,就去了里间,帮我妈准备给孩子的压岁钱,从前?#36824;?#27224;子香?#30701;?#26524;都算稀罕的东西,要一份份包好和压岁钱一起分给孩子们。

      在这样的年俗里,最委屈的是我的两个姑姑和表姐,她们在自己家请客的时候是主厨,在我家请客的时候还要打下手,甚至吃完饭还要帮忙洗碗。

      大约七八年前,这样不公平的对待有所?#33322;猓?#32463;?#31859;?#20917;变好以后,村里请客的人家都不愿意自己动手做饭了,就几户人家合起来请了一个厨师班子。他们在村子中间支起大灶,做十?#32568;啦耍?#30001;各家人自己端给自己家客人。碗筷也由他们带过来,不过各家主妇们为了节省人工,还是会自己洗碗。

      今年年初二,我?#21738;?#21898;我吃饭,她?#21040;?#24180;不想自己烧了:“我们去龙凤谷(我们村附近的一个景区)吃饭吧,吃完了小孩可以在那里玩玩。”

      我?#21738;?#26377;两个女儿,连?#20197;?#20869;还有两个寄儿子和一个寄女儿,这些?#26377;?#19968;起长大的小伙伴,现在大部分都结了婚生了孩子,连孩子十几个人,坐了一个大桌。

      饭吃到一半,我突然发现,这是我第一次春节期间,跟男人坐一桌吃饭。

      我们先聊了聊景区过年期间的繁忙,话题就转到了孩子在幼儿园里的生活上,在这几个80后小家庭里,爸爸都是孩子教育的主力,而且他们似乎比我们更?#19981;?#36825;个话题。小孩们吃到一半要出去玩,有的孩子由爸爸陪着出去了,有的孩子妈妈陪着。

      其实,我先生因为不抽烟不喝酒,本来就不?#19981;?#36319;长辈们坐一桌吃饭,即使是过去男人们更偏爱的民生经济?#28982;?#39064;,他也更?#19981;?#36319;同龄人坐一桌交谈。

      费孝通在?#26029;?#22303;中国》里说:“中国乡土社会里,以家族为基本社群,是同性原则较异性原则为重要的表示。”

      我很?#19981;?#25105;的家乡,并不认为成年男人坐一桌吃饭,女人和孩子坐一桌吃饭是反文明的。只是在过去,性别是当时乡土社会大多数人身?#29486;?#26126;显的特征,男人和女人的区别,比年龄、经历等等不同带来的区别更大。春节聚会,一次往往有十来个家庭,男女分桌,使每张桌子上每个家庭都有成员参与,也是为了交流方便。而现在,人不再被性别所划分,也不会被年龄、学历、职?#25285;?#26377;没有结婚,来自哪里等任?#25105;?#20010;标签所划分,我们与我们?#19981;?#30340;人坐在一起。            (记者 宋春红)

      猝不及防的相聚

      如果记忆没有说谎的话,我们80后的孩子,小时候最?#19981;?#36807;年。有新衣服穿,有鞭炮放,有压岁钱拿,最关键的是,过年的时候,大人们大多很忙?#25285;?#23401;子们便成了?#24052;?#20102;缰的野马”,每天在外“野”着。

      那时,我还会想象,等我长到足够大,成为了发压岁钱的人,一定有更好玩的“年”等着我。可真到了发压岁钱的年龄,藏在我记忆中的关于“年”的那些瑰丽色彩却都褪了色。

      到底该怎么过年?今年春节,因为无处可去,?#20197;?#26089;给自己?#25165;?#20102;四场电影和一场短途旅?#23567;?#21487;到了初四,正当朋友圈一半被满城大雪,一半被?#35835;?#28010;地球》刷屏时,父亲告诉我,大姑姑一家八口,明天要来常州拜年。

      大姑姑的?#20197;?#25140;溪镇,曾是我过年最爱去的地?#20581;?#22312;城里被拘束了一年,姑姑家所在的村子是我的“大天地”。因为与表哥们年龄相差较大,在村子里,我并没有玩伴,可即使一个人,我也能骑着小三轮、带着大黄狗,喂兔子、赶鸭子、招惹小羊,不知疲倦地从村头到村尾来回乱窜。

      在我小时候,?#38498;?#26089;已不愁,可每次到姑姑家,她都要烧上十几个水潽蛋来“慰劳”我和父母的肚子。烧水潽蛋的大灶台是我眼中的“宝贝”,往灶台后的小板凳上一坐、生火、塞稻草,是我每年的“例行公事”。有一年,姑姑一个不注意,我?#28937;?#36793;垒得与人?#21069;?#39640;的一堆稻草一股脑全塞进了灶台,火光映照下,大人们气得直跳脚。我以为从此会失去了?#21543;?#28779;”的宝贵机会,却没想到第二年还是坐上了那个“专属宝座”。

      只是“好景”不长,没两年,姑姑家便举家搬去了无锡,过上了与城里无甚差别的“拘束”生活。

      掰开手?#26438;?#19968;下,自20多年前大姑父去世,我便再没去大姑姑家过过年,与姑姑表哥们也只有每年春节在爷爷家一见,匆忙到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的机会都很少。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,更有六七年没有见面。

      初五一见面,50开外的大表哥已经抱上了外孙,小表哥那在外求学的儿子也长成了180以上的大小伙儿。而我记忆中的侄子、侄女都还是小豆丁,?#32842;?#32780;害羞,?#26377;?#21040;大与我说过的话,超不过十句。

      “姑姑,敬你!”现在,他们能大?#38477;?#20030;起?#31080;?#21898;上一声“姑姑”,而我却有些受之不恭。与我的姑姑,也就是他们的奶奶对于我的亲近感相比,我与他们太陌生了。

      ?#36141;茫?#22810;变的生活里,总有一些人和我们有着永恒不变的维系。一顿饭下来,陌生感渐渐消退,与侄女加上了微信,我问她:“准备什么时候生二胎呀?”

      侄女挤挤眼睛,道:“等你给我找到姑父的时候吧!”

      唉,催婚的侄女,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吗?

      (记者 王慧艳)

    Tag标签:
    责编?#21644;跎喝?nbsp; 编辑:缪雯洁
   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    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中吴网"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吴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?#27573;?#20869;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吴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  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中吴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?#25945;澹?#36716;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?#24895;?#36131;。
    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?#23567;?
    ※ 联系方式:中吴网 电话:0519-86636892
    图吧
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香港马会唯一官方网

        <em id="5wp6e"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5wp6e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