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5wp6e"></em>

  1. 中吴网

    • 一键登录:
     ?#19968;?#23494;码
     注册
    文章
    • 帖子
    • 文章
    • 日志
    • 相册
    • 用户
   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

    我在非洲那几年

    2018-9-30 17:01

    摘要:   9月3日-4日,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提出了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概念。志合者,不以山海为远。中国和非洲的友谊由来已久,在常州,有这么一群年轻人,跨越万里之遥,探入到非洲这片大陆的深处。在他们看来,这块土地依旧神秘,但又如此亲切;虽然贫瘠,却也十分丰富。  也门?#38750;齲?#22269;旗?#20146;?#22909;的通 ...
      9月3日-4日,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提出了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概念。志合者,不以山海为远。中国和非洲的友谊由来已久,在常州,有这么一群年轻人,跨越万里之遥,探入到非洲这片大陆的深处。在他们看来,这块土地依旧神秘,但又如此亲切;虽然贫瘠,却也十分丰富。

      也门?#38750;齲?#22269;旗?#20146;?#22909;的通行证

      得知自己即将被派往塞拉利昂从事外交工作的第一时间,潘一超上网查了下这个国家的信息——西非小国、人均寿命48岁、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。在一系列与贫穷落后有关的形容词里,潘一超抓住了他最关心的——2002年1月,塞拉利昂内战结束。“不打仗就是好地?#20581;!?#20182;在心里默念。


      会有这种想法自然有原因。3个月前,潘一超刚刚?#20248;?#28779;连天的也门回到国内。

      时间回到2010年10月,市国际投资促进中心的潘一超经商务部选调,到中国驻也门大使馆从事秘书工作。那年他31岁。

      没想到,踏上也门土地的第三个月,这个拥有2000万人口却拥有6000万支枪的国家就爆发了内?#20581;?011年4月,内战打得越来越凶,大使馆外的中央大街上尽是无人认领的尸体,趁?#27966;?#19994;航班还在运营,使馆开始了?#38750;?#24037;作。第一次从事外交工作的潘一超虽然内心忐忑,却主动请缨留守,承担起了撤离路线安排、沿途关卡通?#23567;?#26426;场出?#36710;?#24037;作。

      因为当地人每天只工作两三个小时,为了抢时间,潘一超带?#28504;?#26426;,在断断续续?#37027;?#28846;中穿行,奔走在也门的政府部门间。防弹衣、防弹?#25151;?#26159;必不可少的装备,最重要的是车?#30001;?#25346;上中国国旗并写上“China?#20445;?#19981;管是政府军还是反对派,看到中国国旗都会礼让。”尽管有了国旗的保障,有一次,弹片还是“咻”一声穿碎车顶,距离他的头部不到20厘?#20303;?#36710;外发生了炸弹袭击,当场死伤100多人。

      危险无处不在,最?#38376;?#19968;超记忆深刻的是,他负责的一个中资企业驻地被政府军和反对派包围了,武装冲突一触即发,企业工作人员打电话到大使馆求救。潘一超和司机赶到驻地,反复交涉,政府军却不让他们进去。“我也早有准备。”潘一超拿出了中也两国“也门政府需提供协助,保证中国公民安全撤离”的照会文书,软硬皆施,终于获得了准许。十余个中方人员全部撤离了冲突区域,“千钧一发,撤离的当天那里就开火了。”

      2011年6月底,潘一超离开也门,7月,最后一批中资机构人员撤离也门,“几千人,全部安全撤离,没有一个中国人因为也门内?#25509;瞿选!?#28504;一超说。

      刚到也门?#34987;?#31639;平静日子里,潘一超曾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这里的人们:包裹得只露?#34903;?#30524;睛、不能外出工作的女人;每天嚼?#36710;投?#20852;奋剂卡特树叶而醉生梦死、无心工作的男人。有时,他还会想象与也门一个海峡之隔的非洲会是另外怎么样一番景象,却不曾想到,不久后他就踏上了那片土地。

      自由城里,中国人都是brother

      2011年10月,经过整整23个小时的?#23578;校?#24403;双脚站在塞拉利昂首?#20960;?#37324;敦的土地上,这个城市的“原始”程度超出了潘一超的想象。

      作为西非小国,塞拉利昂的面积只有7万平方公里,?#20849;?#22914;重庆市大,人类发展指数连续4年排名居世界末位。于大部分国人而言,塞拉利昂是一个陌生的国度,但近年来,中国塞拉利昂的投资项目和援助项目日益增多。潘一超的工作内容涵盖经济外交、对外投资、对外援助等,除此之外,领事保护也是重要的一块。

      尽管潘一超到达时,内战结束已有9年,但在弗里敦街头,大街上依然可以见到被?#20132;?#25703;残后的?#36141;?#22681;体和布满弹孔的窗子。这里没有一?#22791;?#27004;,没有?#22363;。?#20063;没有电影?#28023;?#22478;区的主干道是一条硬梆梆的水泥路,乘车时“最好不要?#21592;?#39277;,否则会颠吐”。

      在内战前,塞拉利昂曾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号——“西非小巴黎”。从曾经的度假胜地倒退成如今的基础设施欠缺国,低收入和高消费是这里的一大特点,“人均GDP400多美元,当地人每个月能赚100美元就算高收入,可去一趟便利店可能要花200美元,饼干、矿泉水、饮料的价格都是常州的三倍以上。”潘一超说。好在这些并不影响当地的自然风光和人们的热情,白?#31243;病?#32418;树林,和如天堂般的小?#28023;?#24182;没有因战争而褪色。

      整个国家只有8%的家庭有市政供电,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所在地也包含在没有电的92%中,使馆为了不影响正常的工作生活,用发电机发电。自来水管道因为年久失修,自来水是不存在的,从当地水厂买来的水中含有大量细菌,即使是漱口水也必须烧开了再使用。无处不在的蚊子则是?#22868;?#30340;传播者,潘一超和同事们都被这个忽冷忽热的疾病折磨过,而回国2年多还未消除的蚊子包则成了塞拉利昂留给他的另一个“纪念品”。

      因为离赤道只有8个纬度,即使紧挨着大西洋,也没能使塞拉利昂凉快多少,明明显示的是30摄氏度,却出汗如同蒸桑拿。气候成了他在塞拉利昂4年多时间里的噩梦——半年?#23548;?#28404;雨不下,半年雨季24小时下雨,“雨势非常非常大,?#20004;?#25105;在常州没见过那么大的雨,从办公室走到车子1分钟不到,打?#27966;?#20063;全部淋湿。”瓢?#20040;?#38632;还伴随着雷电交加,给所有人的工作生活带来了不少困扰。

      “好在国家是安全的,人民也很平和。”塞拉利昂人对中国人很友善,他们常常用“brother(兄弟)”来形容中国人,在他们的英语中甚至会出现很chinglish(中?#25509;?#35821;)的表达方式,比如当地人常说的问候语:“How is your body(你身体好吗)?”“Sleep fine(睡得好吗)?”从1971年两国建交以来,中国援建的稻谷种?#24067;际?#25512;广站、公?#38750;擰?#20307;育场、蔗糖生产联合企业办公楼、水电站、博城体育场、中塞友谊路等民生项目,确实为当地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福利。

      贫穷,无疑是非洲城市发展最大的掣肘。潘一超?#25285;?#22312;中国人眼里,贫穷不是问题,通过勤劳可以解决,但在这里,勤劳这个概念似乎不存在。

      弗里敦的英文名叫Free Town(自由城),也许是受“自由”的蛊惑,城中?#29992;?#29983;活散漫,大?#20013;?#24055;最多的景象,是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,或晒晒太阳,或扯点闲篇,或互编密密麻麻的小辫子。被中国企业雇佣的当地人,迟到、旷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很多人领完工资的第二天就消失了,等钱用完时才再次出现。他们夸中国人工作努力,潘一超就问他们愿不愿意跟中国人学?回答自然是“愿意?#20445;?#32487;续追问“愿意的话今天为什么迟到了呢?”得到的回答往往是?#26114;?#22079;”一笑。“他们的文化就是享受生活,唱唱歌跳跳舞,赚钱是?#25105;?#30340;。”潘一超说。

      埃博拉来袭,现?#24403;?#30005;影更残酷

      平静的生活在2年半后被打破了。


      2014年2月,潘一超在报纸上看到了邻国几内亚出现埃博拉病例的报道,死亡率高达90%、最普遍的传播途径是接触传播……他关注到了几个关键词,却没想到这场?#20013;?#20102;一年半的疫情会成为埃博拉在全世界?#27573;?#20869;最大规模的一次爆发。

      几内亚与塞拉利昂的边境并没有有效管理,当地人?#19981;都?#22312;一起睡觉,见面拥抱贴面的习惯,都为病毒的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。很快,疫情就在塞拉利昂爆发了。

      中国驻塞拉利昂使馆第一时间反应,不仅要帮助在塞的中国人防护病毒,更要在第一时间帮助当地人进行防护。从最开始的提供防控物资,到派遣医?#36139;?#21069;往疫区?#25346;?#25588;助,中国是国际社会第一个挺身而出的。

      潘一超作为负责人,参与了疫情从起?#30784;?#20256;播、控制到结束的整个过程。3年后,他在电影院里看到《战狼2》时,感觉当时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。“当地医疗条件非常差,我们最紧急的任务,是要在十天内把一个已经接收过埃博拉病人的综合性?#30342;海?#25913;造成专业的埃博拉诊疗中心。”潘一超回忆,他联系了中国在当地的建筑企业,十多名班长、领队一起出手,很快就完成了这个专业性要求很高的任务,国内援塞?#25346;?#21307;?#36139;?#21040;来一看,就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    《战狼2》中的冷锋因为伤口碰到感染了病毒的尸体溃?#20040;?#32780;?#30142;。?#20294;最终用了含有抗体的血而痊愈,“现实可比电?#23433;?#37239;。感染了埃博拉,当时没有任何特效药可以治愈,唯一的方法是依靠输液来增加营养和水分,靠自己的抵抗力挺过去,其实就是听天由命。”潘一超说。

      施工的最后一天,潘一超的?#30452;?#19981;小心擦在了?#30342;旱那?#22721;上,鲜血直流,他当时心里一紧,第一反应是?#24052;?#20102;”。随后,头?#38395;?#21520;、关节疼?#30784;?#21457;高烧等感?#26223;?#21338;拉病毒后的症状在他身上一一出现。潘一超内心非常煎熬,甚至想到了“写封遗书?#20254;保?#25152;?#36965;?#20004;三天盐水挂下去,他的体?#38470;?#20102;下来,最?#25214;?#29983;确诊,他是因为劳累过度,抵抗力?#38470;担?#24739;上了?#22868;病?/div>

      虚惊一场,却?#38376;?#19968;超对生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      那段时间,使馆工作人员每天都驻扎在?#30342;?#37324;,配合?#32676;?批中国援塞?#25346;?#21307;?#36139;?#24320;?#26500;?#20316;,深入村庄、社区到处宣讲,教当地人减少病毒传播的知识,提高思想认识。“后来,我们在商务场合接触的塞拉利昂人确实都变了,大家见面就点头微笑,改变了?#24080;幀?#25317;抱、贴?#36710;认?#24815;。”

      到2014年年底疫情最严重之前,5000多名在塞拉利昂的中国人基本都回国了,但直到宣?#23478;?#24773;结束,潘一超和同事们都没有撤离,他们一直协助的中国医?#36139;?#20063;?#20392;?#29699;派出医?#36139;?#20043;中唯一“零感?#23613;?#30340;医?#36139;印?/div>

      2016年6月,在彻底送别埃博拉病毒半年多后,潘一超离开了自己待了四年多的塞拉利昂。踏上这片土地之前,他还没有为人?#31119;?#31163;开这片土地之时,他的孩子已经要上幼儿园了。孩子对只见过三次面的父亲十分生疏,甚至不愿意跟父亲坐在一起,所幸非洲带回常州的新奇小礼物还能作为拉近与孩子关系的媒介。

      回国后常有塞拉利昂的工作伙伴打电话与潘一超联系,他也会怀念起自己工作了四年多的驻塞大使馆。

      (记者 王慧艳)

      他们的故事


      王一鸣(25岁)

      2016年6月22日,大学刚毕业我就去了坦桑尼亚,毕业聚会也没来得?#23433;?#21152;。这是我第一次出国,飞机?#30001;?#28023;至?#20064;?#36716;机再到达累?#35895;?#25289;姆,时长20个小时。我所在的达累?#35895;?#25289;姆,是坦桑尼亚的第一大城市,气候舒适,人口集中,交通拥堵很厉害。

      我在这里担任坦桑尼亚友谊纺织厂办公室主?#21361;?#20027;要工作就是日常翻译以?#30333;?#22909;国内与坦桑的信息传达沟通工作。最大的挑战是沟通,一方面是当地人有浓重的口音,最开始基本听不懂他们的英语,很苦恼,后面交流多了就听习惯了。其次就是文化差异,坦桑人热情、单纯,他们的人生态度是“今朝有?#24179;?#26397;醉?#20445;?#27809;有储蓄的习惯,做事也和我们中国人所讲的“效率”大相径庭,所以你在着急而他们“pole pole?#20445;?#24930;慢来)的口头禅总是能让你抓狂。比如工厂电路出现问题停电了,大家都着急用电的时候,当地人会慢悠悠地带着五六个人干上一整天甚至是一个礼拜,而着名的坦赞铁路也曾晚点一周时间。更多的时候我们还是互相妥协,他们加快点我们耐心点。

      我最?#19981;?#30340;应该是这儿景色,碧蓝的天空、清澈的大海,晚上抬头漫天的?#20999;?#20284;乎要掉落到?#28526;?#20013;来,月半时更能够欣赏海上生明月的美景。

      两年多来,亲身经历让我了解了真正的非洲,也让我在这个年纪学会了耐住性子、忍住寂寞。这段经历必定会是我人生最难忘的经历之一,有时看看周围,想想离开的时候应该也会有点不舍?#26705;?/div>

      徐康(32岁)

      2013年7月23日,我踏上了去坦桑尼亚的路?#23613;?#27492;前,我对非洲印象是贫穷落后,以及一望无际的沙漠。但我到的城市竟然是靠海的,这首先改变了我非洲只有沙漠的观点。

      在这里,每天的作息很有规?#26705;?点上班,下午5点下班,两点一线,业余时间就是在大院上网(网速很慢、时有时无),生活比?#23777;?#29157;。但就是这枯燥的生活让我与太太在坦桑认识,并在中国驻坦使馆领了结婚证,这是对我们来说是值得一生回忆的事情。

      我一年能回国休假一次,含路程有44天,但逢年过节的时候还是想家。我在非洲过了3个?#33322;冢?#22240;为有5个小时时差,国内?#21644;?#24320;始,坦桑是下午三点,于是,大年夜吃过午饭,下午大家便聚在一起看?#21644;恚?#24180;夜饭常常是四点半就开始了,每个人做道拿手菜,倒也热闹。

      坦桑的非洲人比较温和,很热情,虽然贫富差距大,但普遍对生活满意度高。说实话,非洲真的比?#19979;?#21518;,而想要有所改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认为他们最欠缺的还是教育,?#20064;儺帐?#25945;育程度普遍偏低,极少数的人能?#27426;?#21040;大学,甚至读到高中的也很少,缺少必要的知识和技能导致他们更多只能沦为廉价劳动力,这使国家的发展困难重重。

    Tag标签:
    责编?#21644;?#29642;蓉  编辑:缪雯洁
   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    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中吴网"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吴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?#27573;?#20869;使用,并注明"来源:中吴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  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中吴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?#23567;?
    ※ 联系方式:中吴网 电话:0519-86636892
    图吧
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香港马会唯一官方网

        <em id="5wp6e"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5wp6e"></em>